三分PK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三分PK拾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13 03:31:2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境外输入现有确诊病例78例(无重症病例),现有疑似病例4例。累计确诊病例1971例,累计治愈出院病例1893例,无死亡病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,美中力量对比的改变。美国战略界有这方面的论述,中国学术界也在讨论这一议题。中国的崛起改变了美中力量对比的天平。这意味中国可用的杠杆更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么,我们应该为美中关系设立什么样的原则和构架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五年前,我在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时提出建设性现实主义的理论,即,在双方无法达成共识的领域,确保相互了解彼此核心利益;在有困难但仍能合作的领域加大努力,例如美中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;在抗疫、气候变化、全球治理等领域开展正常的双边和多边合作,包括推动世界卫生组织高效运作。特朗普又向美国大学开炮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先,我们需要弄清楚,为什么美中关系正处于过去三十年、甚至五十年的低点。这主要因为以下三大变化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外一种是承认并面对双方竞争的现实,同时,更好地管理战略竞争。用好美中高级别对话机制,促进双方战略沟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,深层次结构性的改变。这与所谓的“特朗普现象”息息相关。特朗普上台后,美国对华发起贸易战、技术脱钩,在防务和人权等方面针对中国。但美中竞争已演变为系统性的战略竞争,而不是情节性的竞争。即使拜登上台也不会发生180度转变,至多基调上有所调整。美国在应对气候变化、流行性疾病和全球治理等方面可能还愿同中国合作,但美中关系显然回不到过去了。美中之间以前的战略框架已经难以支持未来可持续的美中关系,需要超越美中三个联合公报、建立新的框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,中国外交政策的改变。我一直高度关注中国,持续跟踪中国对外政策。我们看到,2014年中央外事工作会议后,中国对外政策发生了重大调整,中国在外交上更为进取,在战略、经济和人权领域更为强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地时间7月10日,美国总统特朗普发推称:“太多的大学和学校系统(在向学生)进行激进左翼思想灌输,而不是(从事)教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愿主要分享三点看法。